落秋风

繁体版 简体版
落秋风 > 薄荷衬衣 > 第49章

第49章

“小崽子!逮着你了!”萧锦程冲过来就抓他的后衣领,“是不是逃课了?是不是打群架了?”

明恕懵了,“啊?”

萧锦程拇指一竖,“不愧是我的传人。不过你完了,萧遇安被你们班主任叫去了。”

五年前,萧遇安郑重其事地对明恕的班主任说,我是明恕的哥哥,以后明恕有任何事,您就找我。

五年来他每学期都会主动到小学来,跟班主任了解明恕的情况。

最初班主任老说,明恕太秀气了,心思也细,典型的缺少家庭关爱,不被家长肯定,过度敏感,内向自卑。

后来班主任就不这么说了。

小孩子就像一块柔软的橡皮泥,明恕那些敏感自卑都是从小在明家养出来的,还没定型,在萧家被七揉八揉,就成了个继承萧锦程衣钵的皮孩子。

从四年级开始,萧遇安就因为明恕太皮被班主任叫了几回,明恕认错最快,一看他生气,就抱着他说:“哥哥我错了,我再也不这样了。”

明恕惹事儿的时候烦人,和萧锦程8岁时差不多,但认错时又软又乖,依稀还有点小时候的样子。

萧遇安被他哥哥哥哥叫半天,气就消了,随便教育几句,从来没往狠的地方说。

可明恕显然屡教不改,这回居然领着一大群男生逃课。

“你回去教教他。”班主任愁死了,“但也别说太重的话,他那个年纪其实都皮。”

萧遇安给老师道了歉,一出教学楼就看到程粤发来的短信,“请完家长了没?给你留座了,快来!”

萧遇安直接回复过去,“你们吃,我不来了。”

“唉不行啊,你队长你不来?赶着回去收拾你弟啊?别了吧,又不赶着今天。你哪天不能收拾他?”

萧遇安不含糊,“欠着,下次我请客。”

程粤还在发消息,幸灾乐祸的,“那你悠着点儿啊,谁没皮过?别给整哭了。”

萧遇安收起手机,抬头就瞥见一熟悉的影子。

不是明恕还能是谁?

闯了祸的这会儿就在对面的花坛边站着,被看见了马上往柱子后面躲。

可还能躲掉吗?

萧遇安呼出口气,也不往前走了,看着柱子说:“出来。”

和小孩儿生气犯不着,但明恕最近确实过分了,明豪锋和温玥已经两年没回来过,明恕只能给他管。

他本来觉得中午和明恕说好了,明恕就会乖乖回去上课,结果人家根本不听。

翅膀硬了。

明恕缩在后面不肯动。他机灵着,哥哥是不是真生气,他听个声儿就能分出来。

哥哥这是真生气了,他有点慌,想去哄,又怕被说。

萧遇安说:“还要我再说一遍?”

明恕心里一毛,躲不下去了,慢慢挤出一个肩膀。

萧遇安声音一沉,“过来!”

哥哥经过变声期,现在已经不再是少年的音调了,明恕被这道声音抓着,同手同脚走出来,但走了两步,又不动了,小声说:“哥哥。”

萧遇安今天就没打算惯着,仍是沉着脸,“我让你过来。”

在这条路上,明恕中午还是追着人打的明哥,现在就啥声势都没有了,埋着脑袋走过去,还走走停停的。

萧遇安几乎要觉得,又要听见以前经常听到的吭吭呜呜了。

第35章

明恕还真没吭也没呜,这是他的地盘,明哥是白叫的吗?

即便是哥哥,他也不怕。

但走近了,他那余光往上瞥,还是有点犯怵。

这都夕阳西下了,秋高气慡的天气,没阳光了就冷。但哥哥还穿着球衣,外面就披了件运动外套,打球时的热气好像还没散。

明恕埋着脑袋撩着眼,“哥哥,我来了。”

小学本来就放学早,而且今天是周五,更早。校园里只剩下零星刚做完值日的学生。他们远远地往这边看。

有没人看都一样,萧遇安本来就不打算在这儿教育明恕。明恕过来了,他便转身,头也不回地朝校门口走。

他知道明恕肯定会跟上来。

明恕在原地站了会儿,见哥哥啥都不说,还不等自己,心彻底慌着了,看着哥哥被夕阳拉长的背影,下意识就跟上去。

他宁可哥哥骂他一顿,就在这儿骂都行,但哥哥不说话就走了,他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

杜皓已经哭着给他说了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