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风

繁体版 简体版
落秋风 > 状元的小公主 po > 分卷阅读17

分卷阅读17

?

chap_r();

看我,只会让我更想肏死你。”温柔至极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语气不像作假让她起了鸡皮疙瘩全身更加敏感加上累积起来的快感使她很快就迎来了高潮。

高潮来得又急又猛淫水浇得肉棒越发坚硬,傅怀瑾改为托住她的屁股上下颠起来,依靠重力每一次又狠又准,丰沛的水液被两人性器摩擦成泡沫状沾在穴口卵蛋周围。

薛琼枝只能紧紧抓着铁链,随着他的撞击晃动起来,腿也使不上力气,颠了几点就缠不住地滑下。傅怀瑾顺势从大腿根处抱住她”就你最会偷懒。”这种姿势他更能用得上力气,操弄起来愈发深入。

”嗯.”夹杂疼痛的欢愉让薛琼枝一口咬上傅怀瑾的肩膀。

”嘶”不设防被咬个正着,疼痛反而更加刺激他的性欲“好好咬千万别松口。”手臂腰腹一起用力,生生顶开紧闭的宫口。

“嗯.”因为咬着肉只能闷哼着,口水滴落在他的肩膀上。

”这么馋?上下小嘴都流着口水,真是水娃娃。”下身撞击啪啪作响,龟头整个日了进去,不像之前全根进出堵着穴口用只小幅度抽插着让龟头不断进出宫口研磨着敏感的宫口,淫水一股接着一股地涌出,淋在龟头。

薛琼枝香汗淋漓这场折磨人的欢爱让她全身脱力已经顾不上羞耻了,整个人彷佛刚从水里被捞出来,早就没有咬人的力气了,只能软软地含着那块肉。

感受到媚肉有规律地收缩起来,尤其是宫口紧紧收起卡住了龟头,傅怀瑾感受到怀里人的颤抖,就顺势射了出来,积攒多日的浓精直直打在宫壁上,惹得她不自主地弓起身子。

射完后一股浓烈的尿意袭来,他忙着赶路没有时间解决问题,后来被她气狠了忘记解决了,现在尿意袭来,他想拨出来解决。但是这时意识模糊的薛琼枝被烫到不住地收缩穴道。

“啪”傅怀瑾打了她的臀肉“夹松些”

偏偏这次薛琼枝起了逆反的心理狠狠夹了一下他半硬的肉棒。

傅怀瑾一个没忍住尿了出来猛烈的水柱比刚刚精液更加滚烫大量,狠狠打在宫壁上,她的小腹肉眼可见地胀大起来。

“傅怀瑾,出去,啊,出去。”子宫快要被胀裂的濒死感让她立刻松开盘住他的腿想向后逃离。

大量的液体充满穴道,咬得肉棒一下子充血硬挺起来。比以往任何一次都紧致的穴道让他心里升起一股浓烈的破坏欲,肉棒也愈发暴胀起来。

“你!你敢!你!”意识到他做了什么薛琼枝还是不敢相信,瞪着眼睛看着他。

”叫你夹松些,不听话是要吃苦头的。”傅怀瑾托着她的力气越来越大开始抽插起来。

“啊,不行了,我要死了,太疼了,真的太疼了。”薛琼枝根本没有受过这种疼痛连靠着他的力气都没有,被铁链吊悬着,小腹高高鼓起好似怀孕的妇人连穴道里怒胀的肉棒轮廓都显出来,看得傅怀瑾越发激动,额角青筋暴起彷佛失去理智一般,丝毫不管薛琼枝的哭闹求饶开始还稍稍控制浅浅插着。

渐渐不满足这种深度开始大开大合地顶弄起来,拨出时里面的精液混着尿液奔涌出来,就泄出了一点就又被堵了回去,导致原本就胀到极致的子宫越发疼痛彷佛要炸开了一般。

傅怀瑾却仍然大进大出,近乎绞死般的力度带来窒息的快感让他日得红了眼,肏穴得力度越来越狠,速度越发地快,出入的动作快到看不清。起先还会有液体涌出现在连一滴都出不来了。

手臂被吊着连捧住胀疼的肚子都不行,连哭喊的力气都没有了,低低地呜咽着可怜极了。

在这恐怖的暴胀感中傅怀瑾忍着射意连着插了上百下才释放出来,可是穴内早已没有空间给他射精,抬眼看见情色痛苦的薛琼枝陷入昏迷拨出肉棒射在她温软的肚皮上。

一拔出来一股水液涌出彷佛失禁一般淋在床单上,浇湿了一大片带有淡淡骚味。

傅怀瑾结下了她的铁链把她放到干净的床上,看着沾满精液的她心里怒火才平复一些,拿出药涂了一下被拷红的手腕。

三天三夜被肏到失禁

下人都被遣散了,傅怀瑾自己动手换了床单,却没有任何想帮她清理的动作,倒了杯温水端到床边含在最里对着薛琼枝的嘴过渡,一杯水见底薛琼枝睫毛微动却未醒来。

傅怀瑾顺势在她口腔里用舌头刮扫着,动作越发色情,但薛琼枝仍未睁眼。

傅怀瑾伸手抹匀她肚子上的精液,然后向下摸到泥泞的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