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风

繁体版 简体版
落秋风 > 状元的小公主 po > 分卷阅读32

分卷阅读32

?

chap_r();

会怪您呢,您那么好,没有您就没有现在的阿枝。”薛琼枝忍着哭腔,声音发颤“可是阿枝舍不得,皇祖母,求求您,不要离开阿枝。”

“阿枝现在也是母亲了,哀家的小公主长大了,让哀家安心地走吧。”太后浑浊的眼睛怜爱地看向薛琼枝,吃力地用手理顺她乱的鬓发“她离开哀家时也是和你一般的岁数,是哀家对她不住。”

“皇祖母,真的不怪您,当年那件事,已经放下

了。”薛琼枝早已知道当年父亲征战是太后推荐,但是谁都没有想到父亲会战死沙场“父亲的事大家都不想的,皇祖母这件事真的不怪您。”

“好孩子,好孩子。”太后喃喃道,兀地想起自己地女儿歇斯底里朝自己怒吼的那天,午夜梦回,这件事总是折磨着她,直到如今才释怀“造化弄人,阿枝是有福气的孩子,以后哀家不在了要照顾好自己和殊儿。”太后说话越来越困难到最后要大喘气才可以。

“我会的,我会的,皇祖母,我会的。”薛琼枝泪如雨下,心里清楚皇祖母真的要离开自己了。

得到保证后,太后嘴角挂起小小的笑,眼睛忽然清明起来,许是看见了自己无忧无虑的少女时,抑或是自己顽劣天真的女儿,也可能是自己青涩美好的爱情。

太后薨逝,举国悲怆,皇上仁孝以最高礼仪入殓皇陵。

薛琼枝一病不起,整日恹恹,傅怀瑾心里着急。

“枝枝,我知道太后去了,你心里不好受,但是你要为了殊儿想想,他近来日日闹我要见你,若是看见你这副样子他会急的。”

“我知道,可是我吃不下。”薛琼枝一闭眼就想起那日太后在自己眼前咽了气。

傅怀瑾觉得她是触景生情,向皇上请命调去自己的家乡,身居高位多年他也是倦了,和薛琼枝讨论了一下决定回自己的家乡。

皇上虽然惋惜但心里也有自己打算,半真半假地挽留之后同意了。

他和薛琼枝带着精简过后的仆人和家私离开了京城,出了城门,薛琼枝掀开窗户看着不断缩小的京城,心里感慨这个自己生活了多年的地方,终于离开心里五味杂陈。

“枝枝,你要是后悔了,我们可以回去的。”傅怀瑾发现她的失落。

“没有,我在这里唯一的亲人已经不在了。”薛琼枝神色落寞“我只是有些难过。”

“是啊,离开了这里,你就不是呼风唤雨的小公主了。”傅怀瑾拥住她轻声道。“可是,你永远是我的小公主。”

“你也不是宰相大人了。”薛琼枝回应,也许是离开了伤心地,她的情绪慢慢好起来。

“为夫还是喜欢当驸马。”

马车慢悠悠地驶离,城门上却站着两人“南征,你怎么不和公主说上几句?”蒋云溪问道。

“她不会开心看到我的。”顾南征神色坦荡,曾经总是被自己保护的少女如今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曾经他也迷茫过,现在他也放下了,太过青涩的年纪相遇不是对的时间“看到她幸福就好,傅怀瑾不是个好人,确是个好夫君。”

“琼枝公主人好有福气,宰相大人看着也是好官,可是云溪觉得他们都比不上夫君。”蒋云溪对薛琼枝的离去有不舍,她想京城少了这样的美人真是京城的损失“云溪想,公主一定会幸福的。”

“夫人夸奖太过了。”顾南征不好意思“我们也要如此,过上幸福的日子。”

两人相拥看着越来越远的马车。

路程遥远加上薛琼枝身子有些亏损,几个月才到达目的地。

次年,傅怀瑾已经完全熟悉了公务,每天都有大量地时间拉着薛琼枝厮混,还把傅殊赶去学堂。

不久,薛琼枝又怀有身孕,傅怀瑾心里担忧,但是薛琼枝生育过并不慌张。十月怀胎,这个孩子比傅殊闹腾,折磨着薛琼枝又吐又晕,傅怀瑾心疼又没有办法只能到处寻找让薛琼枝好过的方子,心里决定孩子出生后一定会好好教训。

羊水破了那天,傅怀瑾没有在门外,而是守在她床边,这次比傅殊那次顺利得多。随着婴儿啼哭,两人才放下心来。

这个是一个女儿,红彤彤的女孩嗓门比傅殊还大。

傅怀瑾颤着手抱住女儿,心里甚是柔软,早把打孩子出气的事情抛开。

薛琼枝给她取名念仪,傅怀瑾心里清楚这是有太后的名字。

后来,姑娘长大,却和她名字完全不同,活似小霸王。整天吵吵闹闹的闯祸,傅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