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封路,马车行不通,路上很难碰到其他人,他们一行人已经靠着双脚走了好些天,也才行了两多百里路,说不累那是骗人的。 幸好有个姜灵大夫,偶有人感染了风寒,也被及时治愈。 强人打劫更不用怕,有个功夫一绝的肖华天,谁也伤不到宋家与叶家的人。 还有个脑子特别灵活的刘忠义,他不仅解决了叶家的生意纠纷,保存了叶家的根基,只等当地自然灾害过去,就能重新开启生 ">

落秋风

繁体版 简体版
落秋风 > 美人媚又强,清冷佛子下神坛 > 第146章 他乡遇旧

第146章 他乡遇旧

大雪封路,马车行不通,路上很难碰到其他人,他们一行人已经靠着双脚走了好些天,也才行了两多百里路,说不累那是骗人的。

幸好有个姜灵大夫,偶有人感染了风寒,也被及时治愈。

强人打劫更不用怕,有个功夫一绝的肖华天,谁也伤不到宋家与叶家的人。

还有个脑子特别灵活的刘忠义,他不仅解决了叶家的生意纠纷,保存了叶家的根基,只等当地自然灾害过去,就能重新开启生意。

还有一路上的陷阱与困难,一一都被三人识破与解决,让他们一路行来,宛如神助一般。

据说这三人是宋清婉的下人?记忆中那个蛮横而力大无穷的小丫头,逆天了不成?竟然能收服这等厉害人物。

大家对宋清婉无不好奇起来,加上在老家也混不出名堂,那不去一起去京城闯一闯。

带着好奇与期许,两家人就这样上路,哦、应该说是投奔才对。

只是这一路也太艰难了些,但担忧的情绪,老爷子很少表现出来,怕引起孩子们的恐慌。

其实与当年惊心动魄的离京相比,眼前这点困难又算得了什么?

他们眼睁睁的瞅着、自己偌大一家子,最后只剩他与老妻两人,就该知道,那才是痛苦的事情。

此番上京,前路险阻,但最难的,还在京里头呢,老爷子抓过老太太的手,暖在自己的衣袖里。

不怕,他们明面上不是罪身,私底下的仇,又有那么多的孩子可以倚靠,正是解决阵年旧怨的时候。

老爷子淡淡开口,“那就等等吧,正好我们歇歇脚。”歇好了,一鼓作气冲进京,嗯、投奔儿子

除非儿子坐上一二品大员,否则、那些陈年旧事,也只能掩盖在这陈年的污垢之下。

老太太似乎理解丈夫的心情,这次难得的没有怼他,特别安静的呆在他的身边。

不过没多久,大雪就停了,所以说、这老天抽疯,却也是眷顾着宋家人。

一家人艰难的急赶慢赶,总算在天黑前进了城。

此地是距离京城有两百里的县城,却出奇的繁华,而且、这里的人们似乎非常不怕冷。

大雪天的,街上大部分人都穿着一身薄薄的衣裳。

宋大伯吸了吸鼻子,眼里全是羡慕之色,“这里的人们身体真好,莫非是冻多了练出来的?”太抗冻了吧?

身边有经过的一名高瘦男子听见后,顿时善意一笑,“兄台误会了,我们不怕冻的原因,是身上穿了羽绒服呀。”

“啥羽绒服?”欺负他乡下来的土鳖,不厚道啊,宋大伯郁闷了,而宋家人也是一脸的好奇。

“哈哈哈,兄台是外地来的吧,不知道羽绒服也正常。

这是京里近两天传下来的,用鸭毛做的衣服,比蚕丝还保暖,关键价格便宜,普通百姓也穿的起。

宋家精工厂发明的新品,谁不赞颂宋家一声好,你们现在往成衣店寻去,或许能抢到一两套吧。”

路人说完,拱拱手后与宋家这群土包子错身而过。

“啥玩意啊?不过那商家倒是跟我们同一个姓。”宋大伯挠了挠头,害他心下一跳,最后憨憨的笑了。

肖华天却与姜灵对视一眼后,眼神瞬间微妙起来,精工厂?宋家?不会是姑娘当初说的那个吧?他们还担任着精工厂的要职呢。

就说啊,他们姑娘怎么可能被区区五万两银子难倒,两人内心顿时变得火热起来。

快了,回到京里就知道了,反正一路上的事情他们也能解决,就不给姑娘带去麻烦,直接把一家人带回去,给姑娘一个大惊喜!

这时,寻找客栈的刘忠义回来了,“走吧,客栈已经订好,就在前边不远处。”

“走走走,可累死我了,差点没要了这条老命。”宋老爷子与老妻相互搀扶着向前走。

刘忠义在前边带路,听到话后转头笑了笑,“老太爷放心,我们下一程可以坐马车了,且只需要两天时间,就能赶到京城。”

“啥?不是大雪封路了嘛?而且我们也没有盘缠呀。”他们是坐得起马车的人吗?

“嗐,我们运气好,碰上了红镖局的镖师往来这边做生意,他们跟姑娘有旧,所以在下厚着脸皮上门求助。

红镖局答应空出四辆马车,一路送我们上京,明日一早他们镖局正好返镖。

镖局开道,自然有化雪之法,老太爷不用担心。”

肖华天又与姜灵对视,红镖局这样热情客气,不会是,“难道?”姜灵没有当场问出来,因为怕给姑娘带去麻烦。

要知道,其实他们一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