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风

繁体版 简体版
落秋风 > 快穿:虐文女主独宠忠犬男配 > 第157章 狼狗侍卫vs南疆圣女25

第157章 狼狗侍卫vs南疆圣女25

凤青栀眉眼一厉,袖中红纱飞出,紧紧圈住方才出声那人的脖子,越收越紧。

“圣女被妖邪蛊惑,还要当众杀人吗!?”祝长老见缝插针。

若那人所说是真的,简直是峰回路转又一村!

“神谕果然应验了!圣女维护白首灰狼,祸乱国祚!”

“请神明原谅,我等这就另选圣女……”

消停没一会儿的长老们又嚷嚷起来。

凤娈见状,捏住凤青栀手腕,小声警告道,“不可冲动!”

如今调查祝长老的人还未归,叛乱证据不足,若是先叫他拿了把柄,岂不是功亏一篑?

凤青栀死死盯着那人,终是松了手。

不过是个替死鬼,她已经知晓背后之人是谁,确实不该在此时乱了分寸,当务之急,是先把九渊叫出来。

她收回红纱,看向九渊那边,心中翻江倒海。

九渊应是看到周承煜对傀儡……

明明早就告诉过他,那只是个假人,叫他不要出现,可他还是来了。

真是傻得……

“诸位稍等,本宫会给众人一个答复。”

凤青栀稳住心神,沿着草丛边走到九渊抬眼便能看到她的地方。

“阿渊。”

大脑一片空白,只知道挥动拳头的九渊,倏的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手中动作顿住,缓慢抬头。

白发染上血色,眼中因过度愤怒布满血丝。

本是恐怖至极的画面,可他却在见到凤青栀时,眼眸突然睁圆,随即乖巧跪坐在地,保持着期待的眼神,像是等待主人召唤的小狗。

凤青栀心口一酸,眼眶泛红。

她抬手,“阿渊,过来。”

阿渊?

这是他的名字?

九渊不知道,但他很高兴,立即起身朝她走去。

沾满血迹的手即将触碰到她的那刻,他想到什么,又缩回去,微微躬身,把自己的下巴搁在她手上。

凤青栀掌心颤抖,另一手拿了帕子替他擦脸擦手。

“不怕,我保护你。”

九渊定定看着她,试探张了张嘴,“我、保护、你?”

凤青栀身子一僵,好半晌,她才试探地开口问道,“阿渊,你……认识我吗?”

九渊眨眨眼,歪头,“你、认识、我吗?”

凤青栀猛地攥住他的手。

九渊吃疼,本能地抽开,凤青栀立即松手,可他又看她几眼,把自己的手塞进她掌心,眼角耷拉着,似乎在叫她别生气。

他一系列动作言语,叫凤青栀遍体生凉。

不会错……九渊心智退化了!

是刺激过度?还是抵抗幻合草的后果?

可眼下她暂时无法探查,长老们还虎视眈眈……

凤青栀调整呼吸,顺着九渊的命门传去一些真气安抚,“乖乖的,牵着我便好。”

九渊看看两人的手,“牵着?”

凤青栀点头。

九渊竟笑了笑,“牵着、乖乖的。”

凤青栀心疼地摸摸他的脸,而后带着他行至众人面前。

虽然两人的对话都被他们收入耳中,可这妖邪说不定只听圣女的话,方才他残忍杀害周质子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呢!

众人忍不住屏息后退。

凤青栀蹙眉,“诸位可看清了,这白发之人是本宫贴身护卫九渊,并非什么灰狼,方才本宫被周质子轻薄,用障眼法脱去衣衫才得以逃脱……”

“九渊忠心护主,替本宫诛杀不轨之人,因深陷幻合草丛,抵抗本能才突然白发,心性还骤然退化,此等赤诚之心,应当嘉奖!”

她几句话便自圆其说,祝长老当然不会让她就这么轻轻揭过。

“圣女被灰狼蛊惑,瞎话竟张口便来!她是不是灰狼,是否护主,又未曾有人亲眼所见,何以证明?”

凤青栀眯起眼,“那祝长老何以证明他是灰狼?”

祝长老一噎。

暗卫皆以面具示人,谁也证明不了他是或不是!

方才被红纱绞颈之人倏的走出,“我能证明!我本是疏影阁之副卫,见过灰狼本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