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风

繁体版 简体版
落秋风 > 灯笼铺诡事 > 第六章 湿漉的雨靴

第六章 湿漉的雨靴

女民警法发现我不舒服,就提议送我回去。

我拒绝了。

走到家中,就又被李婶拉过去吃饭了。

“你看看这孩子的脸色,你不会是生病了吧?”

李婶将手伸过来按着我的额头,冰凉的手碰到我的额头,我觉得舒服极了。

“哎哟,这还是发烧了!”

张伯也过来看我,我任由他们摆布,躺在床上便迷糊睡过去了。

只觉得身子往下坠落,凉风吹动耳边头发,有淋漓的雨丝扑面而来。

一个朦胧的影子站在我的前面,穿着熟悉的军大衣,遮挡到了小腿。

我不知道我此刻是什么姿态,是悬着还是站着,我只是看到我的手往前伸出去,却碰不到父亲。

他就这样站在前面,等待着。

我咬咬牙,伸出两只手去,张开口喊道:“爸,我在这里!”

父亲似乎听到了我的喊声,测过来脸来对着右边张望。

我继续喊着:“爸,我在你的后面!”

父亲这才似乎明确了我的位置,转头过来,目光中都是寻找。

“萌宝?”

我泪水顿时夺眶而出,双手不停往前挥舞:“我在这里!”

“萌宝!”

父亲看到我了!

“萌宝!”

父亲喊着我的名字,声音却变得尖锐拉长,仿佛是声音被风给硬生生撕扯变形。

“萌宝!救我!”

我的双手本来一直都碰不到前面的父亲,可是此刻却在父亲的求救声之后,手中拉住了父亲的手。

周围山雨弥漫的水雾散开,我这才看清楚,原来父亲不是在我前面,而是挂在悬崖之上,我的双手抓着父亲的手,心中却知道,我快要抓不住了。

“萌宝,救我!”

“我会救你上来的!”

我几乎咬破了嘴唇,可是手上就像是抹了油脂一般,父亲的双手从我手中滑落。

“萌宝!”

“爸!”

我双手成空,大雨再次弥漫起水雾,遮挡住了悬崖之下的景象。

我不知道父亲掉到哪里了,可是我必须要救他!

从地上爬起来,我转头对着四周寻找着,一定有什么可以当绳子东西吧?

我看上了一棵树的藤蔓,那棵树正好就在前面,我立马跑过去,却发现自己的腿被什么抓住拖拽着我摔倒在地上。

我感觉双腿被人用力抓着,回头一看,竟然是父亲!

可是那又似乎不是父亲,他的表情从未如此狰狞过,他也从来没有用过这样凶恶的眼神盯着我。

“你为什么要松手?是不是怕我牵连你?你是故意松手的!”

我泪水夺眶而出:“爸,我怎么可能会松手呢?就算是和你一起掉下去,我也不会松手的!”

那个爬在地上的父亲听得这话,斜扬起笑容,狰狞可怖地笑着道:“那你就来陪我啊!”

父亲力气那么大,直接将我拖到了悬崖边上。

我本能地双手抓住了悬崖的边缘。

父亲吊在下面,缓慢抬眼盯着我的双眼,冷酷一笑:“你说的好听,其实你根本就不想死,你不是一个好女儿!”

当抓着我的腿的双手松开的时候,我尖声大叫。

“这孩子,快醒醒,你是做噩梦了吧?”

我被张婶摇晃身子弄醒,立马撑起上半身看来,额头上搭着的毛巾落在被子上。

张婶立马过来将我按着躺下,重新给我搭上毛巾。

“好孩子,你生病了,你张伯正在烧水,等会你就可以吃药了。”

我重新躺下,发现脸上都是泪痕。

听到出去催水的李婶叹息说道:“这孩子,梦中都还在叫爸爸呢!”

我缩起身子抱住自己,心中无比愧疚。

父亲一直都在等我去救他,可是我却远在千里之外。

他一定等得很着急,所以才会怨我,托梦给我。

只是云中村就一个座山,山下是条河,连接着一个很深的潭。

回到村里的时候,我就去山上找过了,那个时候父亲不是也托梦想我求救吗?

父亲肯定在山里,虽然都找过了,可是没有去河边找啊!

我醒来之后,抬头就看到开着的窗户外面万里晴空,蓝色的天空上拉扯着一丝丝的白云。

随便整理了一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