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风

繁体版 简体版
落秋风 > 灯笼铺诡事 > 第七章 邻居孩子溺水

第七章 邻居孩子溺水

李婶猛地转头盯着我,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说道:“河边我们都找过了。”

我知道她没说完的话是什么意思。

小赵昨晚上溺水今天早上都被发现了,我父亲不可能这么些天还没有发现。

我知道这不现实,但是我父亲或许被卡在某个河沟之中,正在等待救援。

我拿着草帽没有和李婶说话,转身要走。

回头就看到赵家挂起了在我这里采购的灯笼。

那灯笼正好是白底的,上面画着风景。

父亲每次接手定制灯笼,都会将客户的要求详细记录下来,然后整理记录在旁边画上草图。

我看过父亲的笔记本,老赵家定制这个灯笼是为了祭祀。

老赵的媳妇老家曾经遭遇过大水,连续十多天的暴雨让河水猛涨,而老赵媳妇老家的村子又在河改道的地方,河道淤塞,导致大量的水涌上岸。

记得当时听父亲说,淹没了大半个村子,老赵媳妇的娘家就被淹了,家里人全部都埋在了水底。

老赵媳妇心中悲痛,想要回去祭奠,可是村子都没了,也回不去了。

老赵在外面找了算命先生算过,说是每日在忌日悬挂灯笼,在白天点燃,晚上熄灭,便可以引导亡灵回来看望亲人。

至于为什么白天点灯,晚上熄灭,这样反常的要求,我当时也问了父亲。

听说老赵也问了,当时那个算命先生说,白天引导亡灵来,亡灵到底不舍得亲人,晚上若是不熄灭灯的话,恐怕亡灵舍不得走,或会留下,或会带走亲人,这都是发生过的。

所以让他们切记,一定要白日电灯,晚上熄灭。

我看着老赵找来了打火机将灯笼点燃。

老赵发现我在看他,对着我招招手。

我走过去,老赵将手中的灯笼一转,我看着上面的风景变化。

那是大禹治水的故事。

可是当时交货的时候我没有发现,这个灯笼上的画竟然只画了一半。

正当我留心灯笼的时候,听得老赵说道:“看啊,这个灯笼多好看?”

说完他就抽噎起来,转身回去屋中了。

我心情很差,脑海中始终浮现出小赵躺在草席上的模样,他那溃散的瞳仁让我心中发毛。

可是我还是得去。

父亲决定定制灯笼的时候,绝对不会只做一半就丢下。

因为这样中段了画面就会造成画面不协调,在这上面,父亲甚至严苛到了有强迫症的地步。

若是老赵的灯笼都没做完的话,父亲又怎么会去做桌子上放着的那个皮革的灯笼呢?

反常的事情越来越多,说不定知道越多,就越能找到父亲!

山下河水果然汛涌了不少,水打着旋儿往前冲去。

可是走到河水的下游,水仿佛从愤怒归于了平静,整个水潭静谧深沉,碧绿的湖水倒影着山的影子,猛然一看像是一块碧绿的地面,完全看不出危险。

我转动脑袋,对着四周看着,除了苍绿森森,只能听到一丝鸟叫,却完全看不到鸟儿在哪里。

捡起一块石头丢进湖中,很久都未曾听到回音。

小赵就是在这里溺水的吗?

沿着湖继续往下面走,站在高处往河道下面看,忽然一阵熟悉感涌上心头。

这里的景色,好生奇怪!

开始我还没发现问题到底在哪里,只是沿着上下游不断走,这才渐渐反应过来。

这里的景色不正和刚才在老赵家看到的悬挂着的灯笼上的大禹治水的景色很像吗?

可是要说很想,有些细节似乎又对不上。

巧合吧?

或者是父亲以这里的景色为蓝本绘制的大禹治水的画面。

毕竟,大禹治水这样的神话故事,并没有明确的地点,所以艺术创作的时候借用当地的景色是很正常的。

我拿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服自己。

才病好的我,走了这么许久觉得有些疲乏,随便找了个石头坐着休息。

潭水中忽然冒出一个水泡,在我跟前破裂,荡漾开去一圈水涟漪。

我心中知道那是大鱼水面上弄出的动静。

可是一个人待在这样安静又才死过人的地方,我确实觉得四面都似乎潜藏着危机,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感觉有目光盯着自己。

“爸?”

我抱住自己,试探喊了一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