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风

繁体版 简体版
落秋风 > 灯笼铺诡事 > 第十章 得到新线索

第十章 得到新线索

“非也,那边本就是本君洞府,是尔等占据了我的地盘!”

老赵在后面状着胆子喊道:“你胡说,这个地方是风水先生帮我看的,他怎么会不知道你的家在这里?”

广大师也不相信,掐着指尖算了算:“这是你的劫难,劫难已经完结,可以说了。”

“好吧,那我就告诉你。”

“其实我本是上一代张家的保家仙,从很早之前他们的祖先将我请回家中,我就一直在他们家中住着。”

“然而这一代张家的人却居家迁移到了城市去,留下一堆空屋瓦舍,我住着也荒凉,又无法离开本地,便时常在村里四处看看。”

“那日我撞见了一个诡异的女人,和一个男人在河边说话,两人情绪都很激动,我本当时看个热闹,靠近了些。”

“寻常之人发现我的,我在村中就从来没有被人发现过,但是这日却不同。”

“那个外地来的女人好生了得,不仅发现了我,还将我困在了河边。”

“我本就是黄大仙,生性恶水,在河边待着岂不是要了我的小命?”

“没奈何之时,我看到一个水鬼浮到了一个男孩尸体旁边,我就趁机抓住那个水鬼,过气给他,让他上了岸,帮助我离开了河边。”

老赵媳妇听得激动喊道:“你一定看到我的孩子了吧?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水草缠绕手脚,溺水身亡。”

老赵媳妇听得这话,又大哭起来。

“我的苦命的儿啊,你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啊!”

广大师继续问黄大仙:“既然你已经脱身了,为何不放水鬼回去?”

只听得黄大仙叹口气:“那个神秘女人的法子太过厉害,我试着会去洞府,结果却发现自己进不去,我的身子逼土,这样我就再也回不去了。”

广大师听得,伸手扣了一块泥土丢在黄大仙的身上,那泥土竟然自己弹飞了。

广大仙震惊不已。

“竟然有这等法术?”

黄大仙看广大师似乎也没有解法,心中难受,垂着头好不丧气的样子。

广大师想了想道:“虽然你的法术我解不开,不过我可以带着你去询问一下师父,或者他老人家知道解法。”

黄大仙听得,立马昂起头来,坐在黄布上双手上下晃动,像是在作揖。

“多谢大师!”

广大师点头,将黄布包又包裹起来,转入自己的背包之中。

收了家伙,破了阵法,周围弥漫的白烟也消散了。

老赵见状,确认了黄大仙已经被包裹起来了,凑上来问道:“大师,他听不到我们说话了吧?”

广大师收了桃木剑点头道:“是,已经在包裹里面睡着了。”

“我这个包裹可以收妖物鬼怪,只要被包裹在其中,其力量就会被压制。”

老赵听得挤出笑容来客客气气说道:“广大师,你看这整件事这样怪,都被我们家赶上了,是不是有点邪乎,能不能帮我们摆个阵法驱驱邪?”

广大师整理着自己的包裹,口中很肯定否决了。

“这都是一串的意外正好发生在一起了,黄大仙是正儿八经修炼的道友,并非是邪恶之物,你没听他说他曾经还是保家仙吗?”

“我知道你们失去了孩子很是悲伤,但是一切命中有定,不能强求。”

一席话说的老赵和老赵媳妇都没了言语。

广大师还有事要赶着走,也就不多留,带着黄大仙就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我跟了上去,送他一段路。

“大师,你说的那个男人和女人到底是谁啊?”

广大师掐指算了算,转头认真看向我道:“我若是没算错的话,那应该是你的至亲。”

我听得猜测果然对了!

听到广大师说男人的时候,我直觉就告诉我那是我父亲。

“请问广大师,我的父亲还好吗?”

广大师满脸抱歉地对着我拱手:“我本可以告诉你,但是你也知道,那个女人实在厉害,我若是告诉你了,我恐怕也会遭遇不测。”

我愣住了。

“连广大师你都没办法吗?”

我声音哽咽颤抖,绝望铺天盖地而来。

“抱歉,连黄大仙的都没办法,我一个凡人更加不行了。”

说着广大师对着我深深作揖就快步走了。

我只觉得胃内翻涌绞痛,捂着肚子蹲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