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风

繁体版 简体版
落秋风 > 灯笼铺诡事 > 第十三章 家里亮着灯

第十三章 家里亮着灯

李婶的电话挂断,我整个人举着手机迟迟不肯放下,人呆呆的站在原地。

连身边路过的同学察觉我异样上前打招呼,都完全没有反应。

怎么会这样,先是赵家的小赵诡异溺水而亡,现在就连柴家的儿子也离奇‘七窍流血’而死,都是巧合吗?

平常整个村子一年到头都不会有一人去世,现在接二连三横死了两个人,还都是小孩子,要说是巧合,我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真的是纸灯笼的关系吗?”

“如果不是,那为什么会这般巧合。”

我心乱如麻,总感觉去世的两个孩子跟纸灯笼上的画作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我甚至想着,如果找出这其中的关键,父亲的踪迹会不会就有线索了,甚至父亲是不是就可以回来了。

我整个人愣神的状态被来电铃声下了一个激灵,手机差点掉在地上。

定睛看手机屏幕,显示的是周警官。

周警官就是负责我父亲失踪案的警官,他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难道是父亲有线索了。

按接通建的时候,我的手都在止不住的颤抖。

“喂,喂……”虽然强烈压制内心的激动,可我的声音还是颤抖着。

“张萌吗?我是周警官,我这边有些新发现。”

“是我父亲的线索吗,找到他在哪了吗?”

电话那头周警官迟疑了片刻才回答我,只是让我尽快回村一趟。

“你先不要多想,等你回来之后我们再说。”

挂断周警官的电话,我心里却莫名的高兴不起来,听周警官的语气好似有难言之隐不方便电话里跟我说,不是惊喜的语气,难道我最后一丝希冀都要破灭了吗?

不可以这样,我不能放弃,拍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振奋一点,赶紧去跟导员说明缘由,又请了几天假。

导员知道我的情况,让我放宽心,如果有要紧事情处理来不及返回,给她打个电话说明情况就可以,不要来回折腾了。

导员真切的关心让我心头一紧,眼睛有些痛。

强忍泪水没有流出,对导员表达了感激之后赶紧返回宿舍简单收拾了一些衣物,再次踏上返回村子的列车。

快到站前,我给李婶打了电话过去,告诉她我回村了。

对于我的回来,李婶自然是高兴的,但是她也有担忧。

“萌萌啊,你也知道村里的人,大家其实都没坏心思,如果说话难听一些,你不要往心里去。”

毕竟是生活了十多年的街坊邻居,大家什么心性我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当然不会在意。

“放心吧李婶,我明白的,不要担心我。”

“那好,委屈你了萌萌。”电话里李婶让我出站之后先做客车到村口,她会跟张伯起三轮车去接我。

道了声谢后,我便在列车上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当到站的时候我是自己醒过来的,说来也是奇怪,最近只要一睡着脑中就会胡思乱想,做一些奇怪的梦,但这一次睡的却格外的安稳。

我心里很懊恼,父亲去向不明,生死未卜,村里有接连横死两个小孩可能跟自家纸灯笼有关,我怎么还能如此心安理得的睡觉。

这次因为回来的比较早所以赶上了客车,下了客车果然就看到李婶跟张伯站在村口焦急的盼望。

“张伯,李婶!”

对于面前两位无条件信任帮衬自己的长辈,我是打心底里感激的,真心露出笑容迎上二人。

“回来啦萌萌,累坏了吧,快上车,咱们回家。”

回家?这里还是家吗,我的家还存在吗?

不知道!

虽然比上一次早点,但三轮车晃晃悠悠进村的时候,天色还是暗下来了。

我看到有村民再往竹林方向去,应该都是去柴家帮忙的,路过看到张伯跟李婶的时候都笑着打招呼,可当看到三轮车后的我时,笑容全都僵在脸上,快步离开。

有的好点,也只是冲我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李婶自然看在眼里,叹息一声,拍拍我的肩膀。

“娃儿,别在意。”

“放心吧李婶,我知道大家其实只是害怕,并没有恶意的。”

不知道他们只是觉得我像神婆说的那样‘不祥,’还是已经察觉到灯笼有问题。

希望不是后者,不然父亲这么多年在十里八村积攒的口碑就全都毁了,这不是我想看到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