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风

繁体版 简体版
落秋风 > 明珠笔记 > 第三十一章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孟尝,知恩图报者象牙塔为最

第三十一章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孟尝,知恩图报者象牙塔为最

“老大,小玉要去租房,大概率是想同居了。”

伍少杰瞪大眼睛,“什么玩意儿啊,同居?”

这可怎么办?

脑海里出现这样一幕——医院里妇科门前,郝盈盈陪着许师玉去打胎。

青春偶像剧里最受观众诟病的一项情节是什么?

大学生去堕胎。

没有之一。

可是,偷尝禁果以后,食髓知味以后,干柴烈火之时……控制不住实在太正常了。

伍少杰打了一个寒颤,不能够,坚决不能够,想尽一切办法也要阻止。

“你这样,租房不是吗?你跟着去,你俩住一间,时时刻刻要盯着,给我盯紧了,一分钟的机会都不能给他们。”

郝盈盈犹豫着,“老大,我这宿舍住着好好的,出去租房……不好听呀。”

伍少杰一咬牙,“我来给你解决问题,就一个要求,坚决不能让他俩……你懂的。”

“我懂我懂,您放心,想拱白菜先把我拱了。”

伍少杰,“……”

……

城市花园。

“宝贝,你出来租房,你那位同意了吗?”

郝盈盈做出一副恹恹的样子,似乎不是很关心这次租房之旅。

许师玉眨眨眼,“他不知道呀,知道了也不可能搬过来住,得想想办法。”

郝盈盈瞪大眼睛指着好闺蜜,“你这是饿成啥样了?至于倒贴到这个地步吗?”

许师玉粉拳出重击打在其肋下,“说什么呢?污姐。”

“我擦,就不服了,说我污,我可没跟你这样,人家不同意还得想办法拉进来。”

俩少女元气满满一路打打闹闹兜兜转转终于来到目的地,房东是个大爷,见是两个学生,还是女学生,居然喜不自胜。

“女娃好哇,之前搬走那个家伙,住着的时候我来过一次,那家伙跟狗窝一样,打扮的流鲜光亮,没想到驴屎饽饽外皮光,早知道那种货色,双倍房租也不租。”

郝盈盈脸上挂着笑,心下腹诽,女生房间乱的你是没看到,吓着你。

大爷带着两人参观一下房间,两居室一厨一卫,月租一千五,交三押二。

许师玉痛快的交钱,签了合同,拿了钥匙。

房子是拎包入住,各种水电厨房设施齐全,有空调热水器冬天供暖。

送走房东大爷,郝盈盈仰倒在主卧沙发床上,嘴里嚷嚷,“生活呀青春呐,家的味道还不错。”

没想到许师玉两步就冲过来拉她,“快起来,这床单还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洗了,之前还睡过别人。”

郝盈盈闻言蹭的起身,“忘了忘了。”

转头去看好闺蜜却见对方脸色不自然,脑筋一转黑白分明的眸子也随之轻轻的荡,“不对呀,不是说刚洗净又消毒了吗?”

许师玉不看她,径自扯起床单,“再洗一次嘛,这样安心。”

却听郝盈盈幽幽道,“宝贝,你准备让他睡主卧?”

许师玉身子僵了僵,扯着床单转身即走。

郝盈盈当即炸毛了,尾随着进了卫生间,“许师玉,我要跟你绝交,就你那位一双小短腿,你居然敢那样想。”

许师玉塞了床单进洗衣机,转过头憨憨的问,“哪样想?”

郝盈盈打了磕绊,“呃……我不管,你在侮辱我,我躺他的床单,我绝对是受害者呐,你居然……吃醋?”

许师玉掐腰,坚决否认,“我没有我不是别瞎说。”

郝盈盈气的吐血,好闺蜜居然从现在开始就防着自己了?有了男人忘了闺蜜?

坚决不允许!

你且等着,看我不给你俩搅得体无完肤。

“宝贝,你准备怎样诱惑他住进来?别是色诱吧。”

“说什么呢……我也不知道。”

“那怎么办?月租一千五呀,我可跟你说,我每个月只能提供三百,你最好让他掏五百,剩下七百对你来说就是毛毛雨了。”

许师玉想了想掏出手机给张昭发了信息——我租了房子,今晚我洗菜你做饭可好?

一般情况张昭都是秒回信息,许师玉拿着手机等,几分钟过去竟然还没有信息。

郝盈盈撇嘴,“你这心理地位也不行啊,这又不是饭点。”

许师玉也是有些失落,但随即展颜,“可能是有事情耽搁了吧,我先洗床单,早晾晒早点干,不然晚上不能住了,你去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